amanda

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

给Bunny Girl的配图&大佬和二逼特工的故事我能写一百遍

翻微博突然看见了这张图硬生生刹住了我爬墙的脚步!旁友们如果我写一个狼狈为奸比翼双骚的假拳夫夫会被挂吗😂心灰意冷后放飞自我的拳手艾!阴险狡诈阴阳gay气的大佬吴!滚刀肉和一个反派的天雷地火!我OOC我知道!

【吴良×艾迪生】代价 (cp向慎入)

一辆(py交易)没开起来的破三轮,慎入,有强迫情节。






  包厢的射灯疯狂的闪,杂乱的色块在墙壁上汇集成旋涡。吴良斜在沙发上喝酒,抿一口转一圈酒杯,情意绵绵地看着酒波荡漾。

  艾迪生就跟着吴良的目光看酒杯,看他食指中指夹着杯脚轻轻摇晃,酒杯一倾,鲜红的液体顺杯壁消失在嘴角,喉结非常明显的动了一下。

  小半杯子酒喝了半个小时还他妈没喝完。

  一口也就喝进去一瓶盖,进嘴就没了,还咽什么咽。

  咽的还那么使劲,128块的红酒喝的跟人头马一样。

  艾迪生使了使劲,开始盯吴良的脸。吴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先拿余光瞥了他一下,然后很幅度颇大地扭头看他,身子也转了过来,露出一个拿捏精准的耐心又鼓励的微笑。

  艾迪生被他笑得失去了所有勇气。他知道自己今天来干什么的,道歉,服软,把自己的脸皮扯下来给吴良擦皮鞋,然后他就能重返拳击台,把欠债的利息先还上,把家门口的油漆擦掉,填满自己的空荡荡的胃。在包厢里等吴良的时候他把门上的透视孔堵上,然后溜到后厨偷来了一个果盘,红酒是他在超市处理过期商品的时候买的,原价128现价28,他撕掉了上面的日期标。他仔细地畅想自己在不用睡垃圾站后的美好生活,模糊地略掉自己会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许痛打一顿就行,也许他得给吴良磕几个响头,忍一忍风平浪静,谁还没给生活蹂躏过怎么地。

  等他去约吴良的时候才发现,见吴良一面不比见范冰冰容易。他最近一次见吴良是在小报上,上面写着吴良疑似猛追知名体育记者马小,吴良捧着一束玫瑰花站在办公大楼下,穿着暗花西装,头发吹得极高,像一只大公鸡一样昂首挺胸左顾右盼。他,艾迪生,已经给禁赛十个月,一贫如洗,身败名裂,拳击圈人人喊打的败类,何况吴良身边的人都知道他们是死对头。当他没报任何希望地打电话吴良经纪公司的时候,前台问了他的名字,说了一句“请稍等”就干脆利落地挂了。

  他把手机放进兜里。心想老子当年预充了三年话费可真是有先见之明。然后兜就响了起来,他摸出手机看看,陌生号码,他按下接听键。

  “你好啊,艾迪生。”

  他一个哆嗦,把手机丢出去了。

  然后就是这样,吴良干脆利落地同意了他们的“和解”,主动提出要到这家地处偏僻的会所见面,贴心地先付了KTV豪华包厢的钱。

  艾迪生运了运气,咳嗽一声。

  “吴良,我错了。”

  吴良点了点头,笑得结实了点。为表鼓励,他把眼睛眯上了,吴良的眼神本来就精光四射的,一聚光简直是有型有质,艾迪生感觉快给他看穿了。

  万事开头难,克服了心理障碍后艾迪生叨叨出一堆来:“当初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现在我已经学到教训了万万不敢跟您作对了您叫我往东我不往西叫我撵狗我不揍鸡我现在混成什么样您也看到了我门口给催债的泼了油漆马上要冬天了我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大子儿裤衩子上都是洞就没有吃饱饭的时候我是又饿又冷您高抬贵手做做好事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要是您愿意收我以后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

  “等等!”

  吴良的声音不高,斩钉截铁地把艾迪生话头截断了。艾迪生有点迷茫地看他,他本来是比吴良高的,刚才扑过来半跪在他面前声泪俱下,脸憋得通红,仰视着他。

  吴良的感觉是十分的好。艾迪生个子太高,现在整个人蜷起来,两条长腿交叠在一起,有点笨拙的可爱。他的头发太久没剪,刘海搭下来盖住了额头和眉眼,目光躲躲闪闪。吴良觉得自己是鬼迷心窍,他伸手把那柔软的刘海捋了上去,艾迪生估计是饿傻了,直愣愣地盯着他,眼尾通红。

  吴良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把艾迪生的刘海往旁边拨了拨,艾迪生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又把目光低下去了。吴良从容地盯着他的脸,睫毛很长,鼻梁挺秀,嘴唇因为刚才的干嚎湿润着。他心猿意马地往下看,领子松松垮垮的露出了苍白的皮肤,饿了大半年,肌肉全消了,锁骨很明显地突出来。锁骨很好看,又平又直,肩窝深深的还保留着一点拳击手的体态。

  一个英俊的,消瘦而疲惫的拳击手,给生活折磨得抬不起头的年轻人。

  不对,是给他折磨得抬不起头。

  说是禁赛一年,其实是得罪了他吴良在圈子里混不下去了。艾迪生是标准的草根拳击手,不像他从小耳濡目染,习惯了赛场下的交换,早就能功利而冷静的计算每一场比赛的结果。他喜欢看艾迪生打拳,喜欢那种喷薄的一往无前,喜欢朝气和正义,那是他从来都没有的东西。但是现在艾迪生已经攥在他手心里了,他可以继续打拳,只不过要付出一些代价。

  他俯下身来,艾迪生像是完全懵了,瘫坐在地上,局促地挤在沙发和茶几的小空隙里。吴良很温柔地拍了拍他的头,头发像柔软的枯草,想必艾迪生来之前还是洗了个澡的。

  那很好,他喜欢干干净净的,他可是个有品位的人啊。

  吴良的手继续往下流连,他点了点那柔软的唇,轻声说:“把嘴张开。”

  艾迪生木然着。

   “乖,张开。” 吴良稍微用了点力。

  风声暴起,吴良已经把艾迪生的拳头拦了下来,他握住着对方的手腕,轻轻晃了晃。曲肘转身,他把艾迪生掀了过去,压在了茶几上。

  最简单的擒拿,艾迪生的胳膊被他反制在背后,肌腱扭曲,身下的躯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他知道这个动作会带来剧痛,他也知道这让艾迪生想起了什么,但他希望他只是太痛了。他把头搁在他肩膀上,用气声说:“胳膊再断一次,你就真的废啦。”

  艾迪生抖得更厉害了,他听见了压抑着的喘息和呜咽,身下的躯体仍然抗拒着,但已经放弃了掰开他手指的努力。他腾出手,把食指和中指强硬地插到了艾迪生嘴里。高热湿软,小小的舌尖推拒着他。他漫不经心地搅了两下,发现自己已经硬得不行了。

  他揪着头发把艾迪生的上半身带了起来,然后抽出手指在他的嘴边上擦了几下。他歪着头想看看艾迪生的眼睛,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坚定无畏的眼神,但艾迪生固执地不看他。吴良叹了口气,转而努力把夹着的长腿分开,那双有力的腿,曾经把他踹到了笼边,现在他身下颤抖。

  真他妈爽。

   艾迪生像是彻底放弃反抗了,吴良也就放开了压制。他没有带套和润滑剂,也不能叫服务员送上来,还是失策,那就委屈艾迪生多吃点苦了。先用嘴来一发怎么样?湿一点他少受苦,吴良也不会爽不到。

  他这样想着,觉得自己真是善良体贴,伸手摸了摸艾迪生的脸,却感觉到了满手湿意。那液体好像是从紧闭着的眼睛里流下来的,艾迪生在喘息,除了喘息就是沉默。

  吴良心里突然一动,他见过骄傲的艾迪生,专注的艾迪生,伤痕累累的艾迪生,卑微的艾迪生,他仔细地研究过对方的战术,他很了解他,但他没有见过这样的艾迪生,他像玻璃一样脆弱;像顽石一样固执。固执地要回到赛场上,固执地战斗,付出惨痛的代价,收获胜利和伤痕。

  他沉吟了一会,觉得自己做了坏事。

  然后一个吻落在艾迪生的后颈上,非常温柔,像情人。






【潜龙勿用】2

  唐川盘踞在椅子上,笑吟吟地看着石泓忙活。脸上的伤还热辣辣的疼,他边轻轻地按着边看他烧开水,觉得自己这一把还是值。

  浅蓝色的火舌舔着壶底,石泓擦了擦手,从五斗橱的最下面一格端出了一个小盒子。唐川看着他用脚把柜子轻轻踢回去,忍不住在背后微笑了一下。石泓把盒子掀开,纱布胶布,碘伏,红花油,棉签和镊子,紧紧地排列着卧在垫子上。他从底下抽出一副塑料膜裹着的胶皮手套,低着头开始戴。唐川看得满心敬畏,脱口问道:“你家里怎么那么多药?”

  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天才在人群里,总是无法漠然安稳。石泓如此天赋,万里无一。怀金行于闹市,天晓得多少人曾明里暗里环伺。

  而他后知后觉。

  唐川想着,脸上的笑雪化一样退去。石泓浸湿了纱布,正在动作轻柔地擦他脸上的血迹。他站着,他坐着。唐川看着他睫毛低垂,眼神专注,就伸出手去触了触他破开的嘴唇。石泓猛的别开了脸,手上力度一个不稳,顿时把唐川从绮念里疼醒了。

  他咳嗽一声,觉得自己今天太过失态,石泓攥着纱布站在他面前,他一进门就洗了脸,刘海湿漉漉的搭在眼睛上,神色很沉静,好像对一切都习以为常。

  水开了,蒸汽顶着壶盖呜呜的响。石泓转身去倒水。唐川扫视着这间普普通通的房子,家具是一色的半新不旧,木纹在浸在明亮的阳光里。百宝格被当成了书架,他眯起眼睛看着,《初级微积分》,《基础偏微分方程》,Rudin的《数学分析》……
唐川随手拿起一本,不像他的书画满了演算草稿,石泓的书上干干净净,只有简洁的线条和关键结论。他能几乎能看到石泓的思想在那些线条与标注间流动,能感到他写下问号时的疑惑和划掉时的愉快。他追随着他的思想,逐渐沉浸在他的世界里。

  他知道这种不足为外人道的乐趣,知道这样既孤单,又圆满。等他抬起头时已是暮色四合。石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灯,坐在对面自以为很隐蔽地看他。唐川把书往腿上一拍,直接问他:“你请不请我吃饭?”

  石泓打了个磕巴,“我,我只会下个面条。”

  唐川吸了口气,“好!”他盯着石泓的眼睛,想从中找出些波动来。

  什么也没有。就好像唐川突然为他出头是天经地义,唐川跟着他火速进了家门是天经地义,唐川跟着他吃面条是天经地义。他的眼睛里既没有愧疚,也没有惊喜,但是很温和,不再回避。

  这就够了,他喜欢眼神交流远胜于身体接触,关注数学远胜于生活琐碎。石泓,显然是不会在意他用脏杯子冲的速溶咖啡和一看起定理来就把一切抛到脑后的疏离。

  不过这也意味着他的白衬衫和灿烂笑容对石泓没有吸引力。

  石泓完全不知道唐川转过的念头。他微微皱着眉,眼神看着虚空一角。他好像是在放空。但唐川知道不是。他们这种人不会浪费一分钟在无谓之事上,只不过他能应付自如,而石泓不会妥协躲避。
  明亮的灯光照得他的伤分外刺眼,他看上去脆弱得无法承受任何冒犯,而又随时等待着冒犯出现。

不过没有关系。他不用承受别人。只有来自唐川的冒犯。冒犯,调笑,陪伴,溺爱,他会对他上瘾。

唐川吃过饭就告辞了,石泓送他出门。路灯底下,他让他站住,然后自己回去。石泓目送着他走出很远,唐川突然停下脚步转过了身。他对他用力地挥了挥手,喊道:“不会有事啦!”

暗淡的灯光也盖不住他脸上大大的笑容,石泓忍不住微笑了一下,对他喊道:“好!”

夏天的风刮走他们的声音,送向城市的天际。

 

 

 

三天后,石泓完成了最后一门考试。他背着书包从人群里挤出来,隐隐听到有人议论。“怎么那么倒霉?”“可不是,听说当场给巡检带走了……”“也没查多严哪,我看他们是撞在枪口上了……”他心里突然一动,紧了紧了一下背带往楼梯挤去。

唐川靠在树上等他。他正拿着杯子出神,手指慢慢地在杯口画圈。石泓一口气跑到他面前,带了点喘说不出话。

他眨眨眼睛,对石泓扮了个鬼脸。

 

 

 ——————————————————————————————

 

“起先,石神没发觉那个声音是在对自己说话。过了一会儿他之所以抬起脸,是因为他很好奇居然会有人提起厄多斯这个名字,他转头向后看。 一个长发披肩敞着衬衫胸口的男人正托着腮,脖子上还挂着金色项链。他常看到那张脸,之前他就知道对方是打算专攻物理的学生。”

“汤川坐在书店前的护栏上,正在吃冰淇淋,他一身白裤黑衣,戴着镜片略小的太阳眼镜。”

“汤川说话不看对方眼睛的时候很少。”

滚去把原著又看了一遍,果然是非典型性物理学家啊hhhhh。最近两天在忙考试没能推剧情,周末一定要写满四千字_(:з」∠)_

家里的唐川和石泓,最后两张叫做“天道好轮回”

《非凡任务》的观后感,以及对于《潜龙勿用》未来走向的某些警告

  非凡任务不错,八成都在演员上。段奕宏,祖峰,黄轩,三个人飙戏飙得你死我活,三角排列组合怎么都好吃。王砚辉老师就更不用说了。

  看完就一心想开车,卧底和毒贩的车,黄轩毒瘾发作时把自己捆在床上翻滚呻吟非常好,裹在军裤军靴里提枪开火非常好,眼睛被黑布蒙着在段奕宏脚下哀求饶命非常好,非常非常想开车。和祖峰在一起时小狼狗的样子也非常好,一样的适合开车。

  从我的萌点就可以看出,我是一个三观不正道德沦丧邪恶混乱的写手。潜龙勿用应该是中篇,可能有对电影而言较大的情节改动,开起车来更是怎么爽怎么来。不过只是我第二次写同人,这就是张老师和王先生都是我喜欢的演员,所以会尽量保持人物不OOC,反正也没有人见过他们在床上什么样子。心里承受能力差者,看个校园篇就行了,别光催开车,开车也偏于感官描写,不直白,参见第一篇深毕的无名短文。谢谢大家,比心。

 PS:有人想看老段和黄轩的黑车么。

年轻的老张和老王,以及年轻的石泓和唐川

【川泓】潜龙勿用 1 后续有车,不喜勿入,不会坑

  唐川渐渐发现,石泓不是不去想,而是不在乎。

  他见过很多次他被别人欺负。文具盒莫名其妙出现在教室角落,他默默捡回来。集体卫生时最脏最累的活都派给他,他挽起袖子就去做。分组时,好好的四人一组,总是剩下他和另外一个似乎有智力障碍的孩子一起。他就静静地收拾书包坐到那个孩子的身旁去。

而他,渐渐抑制不住对石泓的好奇心了。发数学试卷时,他们两个名字紧密连在一起。“满分,唐川,石泓。”老师念出唐川名字的时候,大家便一起转过身来看他。毕竟唐川是那么好看呢。他总是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衬衫,像春天的白柳似的挺得笔直。谁都能看出来他的骄傲,那一份骄傲也是随着他的性子,坦坦荡荡的不讨人厌。当他走上台,去领数学试卷时,背后就响起响亮的掌声和一些俏皮话。他在走回座位时会和石泓擦肩而过。这时掌声已经稀落下来,石泓便在那逐渐安静中领了试卷,轻轻退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每次数学考试,唐川都是第一个写完卷子,把笔往桌子上一放,很闲适地左顾右盼。老师知道他不会作弊而不去管,旁边的同学也忙于奋笔疾书,根本不知道他有这个习惯。他看看手表,心里默默掐算着时间。五,四,三,二,一。他知道石泓和他几乎同一时间做完,但他总会留出五分钟的时间来检查。然后石泓也把试卷轻轻一放,抬起头来对上他的目光。他向石泓眨一眨眼,石泓向他微微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唐川就把身子转回去,他环视着教室里一颗颗低伏的头颅,突然感觉有种说不出的愉快。

  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想接近石泓,联考即将开始,有好几个想混到毕业证的打上了他和石泓的主意。对于他,他们都是不抱期望地来商量,而他却爽快地答应了。然后他们再去找石泓,不过就可没有那么客气。唐川一手计划好了,在石泓答应过后,他们可就是同病相怜,考试时也要相互照应。这样他就有理由端着餐盘,坐到石泓的身边去,看着他的眼睛和他说话。和他谈论数学,考试,和自己。

  他以为石泓会答应的,特别是面临着拳头。事实上他也见过他写完了卷子,就只是静静的思索,旁边的同学伸长了脖子看,他也不理不睬。所以当石泓轻轻地说不行的时候,很惊愕的,不仅仅是那几个流氓。

  “不行”,石泓又说了一次,声音很低,但清晰。

  “也不是白看你的”,混混们有点拉不下脸,但是又不好意思翻脸。

  “多少钱也不行”,石泓很坚决的说,站在那几个人的面前。

  “你他妈的别——”,为首的人愣了一会儿,“敬酒不吃吃罚酒。”调动了一切学识,才找出来这句话。他很得意地向自己,也向石泓点一点头。

  石泓终于挺直了腰,唐川发现原来他比自己还高一点。

  “不行。”紧跟着就是一记拳头,落到他的脸上。石泓往后踉跄了一步,然后稳住了自己。

  唐川,和混混们都屏息等着。然后石泓抬起头,朝着对面的鼻子挥出一拳。

  唐川暗暗的叹了口气,他把自己衬衫的第一个扣子一扯,就蹿进了他们中间。他虽然体育好,却没有多少打架的经验。结果就变成了两个人一起挨打。

  打完了架。唐川的衬衫已经乱七八糟,上面都是不知道是谁的血。他低头看看衣服,有心想找个镜子什么的再看看自己的脸,可又觉得这样实在太娘炮。于是他是他看石泓。石泓脸上新添了些青紫血迹,奇怪的是,这和他身上松垮垮的衣服相呼应,到有了股落拓气质。石泓也在盯着他。唐川就凑上前去,想从他的眼睛里看看自己的影子。

  石泓,可是吓了一大跳。他往后退了一步,却被唐川拽着手腕扯回来。唐川仔细的看着自己的影子,哭笑不得的发现自己很像刚和风车作战的,堂吉诃德。看完了,他拍拍手,退后一步。石泓迅速低下了头,只留给他一个通红的耳尖。他后知后觉的发现,石泓的眼睛很好看。瞳孔深黑,眼尾下垂。像一泓潭水那样纯净,微微有光芒流动。

  “你怎么办呢?”石泓突然开了口。唐川,才回到现实世界中来,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可是万万进不了家门儿。他毫不掩饰地叹了一口气,又像无奈又像耍赖似的对石泓说:

  “去你们家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