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

【深毕】无名短文

  设定:老毕和陈深自从战场上回来就在一起了,老毕没结婚。
 

﹏﹏﹏﹏﹏﹏﹏﹏﹏﹏分割线﹏﹏﹏﹏﹏﹏﹏﹏﹏﹏

  老毕总梳个大背头。
  76号的人根本不能想象一个放下头发的老毕是什么样子,就好像想象一个嫉妒的唐山海,或一个温柔的苏三省。不过凡事总有例外。吕碧城见过唐山海的嫉妒,李小男见过苏三省的温柔,冤冤相报,确实有个人,见过老毕的不梳背头。
  是陈深。
  现在陈深混在一屋子人里开例会,而老毕端坐在主位听唐山海和苏三省你来我往的互讽。唐山海还是忠厚些,渐落下风。老毕听得高兴,眼睛微微眯起来,眼角就有了细纹。陈深不免回想起昨天晚上,老毕在听他直白赤裸的求欢时,也是眼睛微微眯着,然后一歪头,许了。
  陈深不明白部里人人说他俊,却没人对老毕的相貌赞过半句。老毕眉眼英挺不怒自威,眼角却是下垂,一低眉就是个受气的样。——这大概也是他总昂首挺胸的缘故。老毕眉骨高,鼻子高的突兀,而嘴小小的,嘴角总是抿着。老毕的脸端正英气,但有些细节奇异地柔和,就像他这个人,四平八稳,但私下里偶发淫荡。
  昨天他对洗完澡擦着头发的老毕诚恳地说:“我想操你。”
  老毕一怔,那骨节修长的手就停了下来。他的刘海很服帖地垂在额头前,半遮住了他的眼睛。他低下目光,眼尾还因为蒸汽微微红着,眸子漆黑。然后他把毛巾往沙发上一丢,略微恼怒地训:“没教养!”
  “我都硬了。”陈深继续诚恳地宣告。
  “小赤佬。憋死你算了。”老毕继续发牢骚,俯身去掀被子。
  陈深极其敏捷地站到他身后,环住了他的腰,把下巴搁到了他肩膀上。他闻着老毕身上淡淡的香胰子味,在那香味底下辨别出了更淡的发膏味,就突然不高兴了。老毕的发膏是高级货,香气清淡,不过再高级的货也禁不住他一盒一盒地抹,于是整个76号闻其香而知其人。陈深对这一点很不满,他希望老毕的味道是属于他的,就像老毕呻吟的颤音,老毕流畅的腰线,老毕散乱的头发和涣散的眼神,老毕唯一的信任。
  不过他一直辜负老毕的信任,那么天理报应,他可以接受老毕逸出的香味。
  毕忠良被陈深盯的有些不自在。
  陈深对他人的目光总是轻快的,而对他,是轻佻的。那种目光下隐含着欲望和自信。随时随地燃起的欲望,和已经把他攥在手里的自信。他颇有些发愁,毕竟年纪渐长,此刻他坐着硬木椅子上,小腹内部还留着被插入翻搅的酸痛。陈深年轻气盛,总把他的腰握出青紫的印子来。不过他不是纠结的人,就像不想卖国,还是在日本人手下做事了;不想挨操,还是对陈深张开腿了;不想惹事,还是跟李默群杠得很欢。他是个踏踏实实做事的人,本来最益于做大学教授或银行经理,奈何能力太高,生逢乱世,身无后盾,做了汉奸。不过他也有坚守的原则。在办公室里做爱是万万不可。
  毕忠良就回瞪了陈深一眼。
  陈深看着他漆黑的眼睛,突然想起前天他们受影佐之邀,上花园赏雪。毕忠良穿着纯黑底印碎梅花和服,踩着木屐,在腊梅树下穿行。那天天高云淡,梅花晶莹,纷纷飘落在他的肩上身上,他就低头拂去。那时候陈深突然想吻他,就在一树梅花下,吻上他薄薄的唇,看着他漆黑水润的眼睛和飞扬的眉毛,紧紧地搂着他的笔直细韧的腰,吻下去。
  毕忠良欠他一条命,他欠毕忠良实多。他看着处里姑娘个个如春花柔美娇艳,心里只想着那个挺拔的背影,那随意站着亦气度非凡的人。
  任他人再美丽,何如他矜贵。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