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

【潜龙勿用】2

  唐川盘踞在椅子上,笑吟吟地看着石泓忙活。脸上的伤还热辣辣的疼,他边轻轻地按着边看他烧开水,觉得自己这一把还是值。

  浅蓝色的火舌舔着壶底,石泓擦了擦手,从五斗橱的最下面一格端出了一个小盒子。唐川看着他用脚把柜子轻轻踢回去,忍不住在背后微笑了一下。石泓把盒子掀开,纱布胶布,碘伏,红花油,棉签和镊子,紧紧地排列着卧在垫子上。他从底下抽出一副塑料膜裹着的胶皮手套,低着头开始戴。唐川看得满心敬畏,脱口问道:“你家里怎么那么多药?”

  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天才在人群里,总是无法漠然安稳。石泓如此天赋,万里无一。怀金行于闹市,天晓得多少人曾明里暗里环伺。

  而他后知后觉。

  唐川想着,脸上的笑雪化一样退去。石泓浸湿了纱布,正在动作轻柔地擦他脸上的血迹。他站着,他坐着。唐川看着他睫毛低垂,眼神专注,就伸出手去触了触他破开的嘴唇。石泓猛的别开了脸,手上力度一个不稳,顿时把唐川从绮念里疼醒了。

  他咳嗽一声,觉得自己今天太过失态,石泓攥着纱布站在他面前,他一进门就洗了脸,刘海湿漉漉的搭在眼睛上,神色很沉静,好像对一切都习以为常。

  水开了,蒸汽顶着壶盖呜呜的响。石泓转身去倒水。唐川扫视着这间普普通通的房子,家具是一色的半新不旧,木纹在浸在明亮的阳光里。百宝格被当成了书架,他眯起眼睛看着,《初级微积分》,《基础偏微分方程》,Rudin的《数学分析》……
唐川随手拿起一本,不像他的书画满了演算草稿,石泓的书上干干净净,只有简洁的线条和关键结论。他能几乎能看到石泓的思想在那些线条与标注间流动,能感到他写下问号时的疑惑和划掉时的愉快。他追随着他的思想,逐渐沉浸在他的世界里。

  他知道这种不足为外人道的乐趣,知道这样既孤单,又圆满。等他抬起头时已是暮色四合。石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灯,坐在对面自以为很隐蔽地看他。唐川把书往腿上一拍,直接问他:“你请不请我吃饭?”

  石泓打了个磕巴,“我,我只会下个面条。”

  唐川吸了口气,“好!”他盯着石泓的眼睛,想从中找出些波动来。

  什么也没有。就好像唐川突然为他出头是天经地义,唐川跟着他火速进了家门是天经地义,唐川跟着他吃面条是天经地义。他的眼睛里既没有愧疚,也没有惊喜,但是很温和,不再回避。

  这就够了,他喜欢眼神交流远胜于身体接触,关注数学远胜于生活琐碎。石泓,显然是不会在意他用脏杯子冲的速溶咖啡和一看起定理来就把一切抛到脑后的疏离。

  不过这也意味着他的白衬衫和灿烂笑容对石泓没有吸引力。

  石泓完全不知道唐川转过的念头。他微微皱着眉,眼神看着虚空一角。他好像是在放空。但唐川知道不是。他们这种人不会浪费一分钟在无谓之事上,只不过他能应付自如,而石泓不会妥协躲避。
  明亮的灯光照得他的伤分外刺眼,他看上去脆弱得无法承受任何冒犯,而又随时等待着冒犯出现。

不过没有关系。他不用承受别人。只有来自唐川的冒犯。冒犯,调笑,陪伴,溺爱,他会对他上瘾。

唐川吃过饭就告辞了,石泓送他出门。路灯底下,他让他站住,然后自己回去。石泓目送着他走出很远,唐川突然停下脚步转过了身。他对他用力地挥了挥手,喊道:“不会有事啦!”

暗淡的灯光也盖不住他脸上大大的笑容,石泓忍不住微笑了一下,对他喊道:“好!”

夏天的风刮走他们的声音,送向城市的天际。

 

 

 

三天后,石泓完成了最后一门考试。他背着书包从人群里挤出来,隐隐听到有人议论。“怎么那么倒霉?”“可不是,听说当场给巡检带走了……”“也没查多严哪,我看他们是撞在枪口上了……”他心里突然一动,紧了紧了一下背带往楼梯挤去。

唐川靠在树上等他。他正拿着杯子出神,手指慢慢地在杯口画圈。石泓一口气跑到他面前,带了点喘说不出话。

他眨眨眼睛,对石泓扮了个鬼脸。

 

 

 ——————————————————————————————

 

“起先,石神没发觉那个声音是在对自己说话。过了一会儿他之所以抬起脸,是因为他很好奇居然会有人提起厄多斯这个名字,他转头向后看。 一个长发披肩敞着衬衫胸口的男人正托着腮,脖子上还挂着金色项链。他常看到那张脸,之前他就知道对方是打算专攻物理的学生。”

“汤川坐在书店前的护栏上,正在吃冰淇淋,他一身白裤黑衣,戴着镜片略小的太阳眼镜。”

“汤川说话不看对方眼睛的时候很少。”

滚去把原著又看了一遍,果然是非典型性物理学家啊hhhhh。最近两天在忙考试没能推剧情,周末一定要写满四千字_(:з」∠)_

评论(5)

热度(59)